利博娱乐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利博娱乐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9 10:52:3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西方媒体和政客在看待疫情下东西方表现时,利用“威权”和“民主”来对比,不用控制疫情的有效性来看待。什么原因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办好外交,要顺应民意,要尊重民意,但又要不唯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几场大的瘟疫,病毒来源都没有成为核心的讨论议题,是不是因为现在美国当政的政客有他们这一代的偏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袁南生的这场对话,不仅是一对一的访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也有。这一届美国政府的组成,第一,是商人政府,里面很多人是做生意出身的;第二,有很多骨子里反共的右翼人士。疫情来了之后,他们找到这么一个机会,以此说事。“封城”这些行之有效的方法,都被贴上了“威权”的政治体制标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之前在写文章时提到,自媒体时代的今天,外交人士面对公众声音,既要了解和尊重民意,又要不唯民意。很多人认为说得对,但也有一些批评的声音。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批评的声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引发共鸣,也带来争议。5月19日,央视新闻新媒体访谈栏目《相对论》第二期播出,央视新闻记者庄胜春对话前驻外大使,前外交学院党委书记、常务副院长,外交学院教授袁南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打这几张牌应该是在意料之中,对待这些甩锅的行为,该据理反驳的,还是要据理反驳,不能任由他怎么说就怎么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对世界是否走向新冷战,我们不能掉以轻心,对孤立主义在英美抬头,我们也要予以关注。疫情过了以后,孤立主义、逆全球化的趋势会加剧,但全球化不会逆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人民为全人类作出了贡献,但是在一些西方媒体的语境里面,完全不同。这个不同的本质是什么?是立场不同,是价值观不同,是文化不同,是习惯不同,是传统不同。